李蕾/插画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傅碧霄 北京报道

今年上半年,银行存款利率普遍下调,市场上的大额存单利率普遍不超过4%,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的利率尤其处于低位。

然而《华夏时报》记者于8月2日采访四川省多家银行发现,成都农商行、绵阳市商业银行等5年大额存单利率高至4.05%,有的银行5年定期存款利率也达到了4%。此外,个别银行还通过“非公开”的方式向客户发售利率较高的存款产品。

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分析师刘银平认为,中小银行社会公信力不及大型银行,高息揽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存款利率分化的背后是大行存款过剩、小行揽储无门的现实困境。分析人士认为,高息揽储会影响银行的资产质量和长期经营发展。如何通过更加稳健的方式来做大存款,仍是很多中小银行要面对的问题。

利率高至4.05%

银行大额存单对起存金额有一定要求,相较于普通的整存整取利率更高。大额存单具有本息安全、期限标准、利率市场化等特点,也具有一定流动性。美国、日本等不少国家都曾以大额存单作为试水存款利率市场化的重要工具。2015年6月,我国正式推出大额存单产品。

此前,银行的大额存单利率曾一度走高,但目前5年期大额存单利率大多不超过4%,甚至很多银行已不再推出5年期产品。

但《华夏时报》记者于8月2日采访四川省多家银行发现,个别银行仍有利率高达4.05%的大额存单。

成都农商行某支行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该行5年期大额存单利率为4.05%,3年期利率为3.45%。

绵阳市商业银行5年和3年大额存款利率分别为4.05%、3.55%,该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行普通的5年定期存款的利率也达到了4%。

这两家银行去年存款增长也较快。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年末,绵阳市商业银行存款总额1004.35亿元,其中储蓄存款513.4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8.78%、31.18%。成都农商行客户存款4619.45亿元,同比增长19.6%。

与绵阳市商业银行利率水平基本一致的还有另一家四川省城商行,但该行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期的大额存单产品以1年期居多。

除了四川省的中小银行,一些总部在其他省份的城商行在四川地区的分行、支行亦有推出利率较高的大额存单。

贵阳银行在成都地区的5年期大额存单利率也有4.05%,而面向该行所属省份推出的大额存单只有3年期,没有5年期。

另一家东部地区城商行在成都市某支行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该行3年和5年期大额存单利率分别为3.55%、4.05%,不过目前这两种期限的产品很难抢到,1年、2年期大额存单更容易购买。该行5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也为4%。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业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存款利率超4%的银行其实还有不少,但很多银行“都是非公开,悄悄地在做。”

《华夏时报》记者也向一位银行客户了解到,还有一些中小银行在暗中售卖高利率大额存单。如有的银行产品介绍材料中所写利率与实际情况不符,只有客户到银行柜台咨询,工作人员才会口头透露产品的真实利率,而这一真实利率要高于介绍材料中所写利率。还有银行的高利率大额存单只对老客户可见,新客户则看不到。

更有甚者,一些银行会采取“贴水”的方式付给客户高收益。某北方农商行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所谓“贴水”指的是,产品明面上是一种利率,然后银行再把绩效或者费用发一部分让客户经理给客户。

利率整体走低

其实,今年4月,人民银行指导利率自律机制建立了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其后银行业普遍调低了存款利率。存款利率的下降有助于降低银行整体负债成本,进而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

西南地区也有很多中小银行的大额存单利率未超过4%,期限也有所缩短。

重庆三峡银行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今年5月,该行对存款利率进行了调整,此前5年期大额存单利率4%,而现在降为3.95%。

而重庆农商行官网只披露了今年发行的1年期大额存单,年利率2.25%。

贵州银行官网显示,该行2020年11月发行的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达 4.18%。而目前,《华夏时报》记者向贵州银行在贵阳市某支行工作人员了解到,该行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为3.55%,且没有5年期产品。

云南的富滇银行APP显示,该行有5年期特色存款产品,利率最高达到3.9%。

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大额存单利率则更低。

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发行的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均为3.25%。建设银行的3年期特色存单,利率3.15%。交通银行APP显示,目前2年期和1年期大额存单均已售罄,只有6个月及以内的产品。

一些股份制银行的利率甚至更低。招商银行APP显示,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仅为2.9%。

小行揽储难

存款利率分化的背后,是大行与中小银行迥然不同的处境。

受疫情及股市动荡等因素的影响,今年我国居民存款意愿颇高。据央行数据,截至6月末,住户存款比年初增加10.3万亿元,同比多增2.9万亿元。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在2022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二季度央行的储户问卷调查显示,倾向于“更多储蓄”的居民占58.3%,环比上升3.6个百分点。

大量存款涌入国有大行,而本就在吸收存款方面不占优势的地方中小银行,在一些风险事件发生后,更是难以获得储户的青睐。

“中小银行社会公信力不及大型银行,高息揽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刘银平对《华夏时报》记者这样说道。

但这种方式隐含着一定的风险。刘银平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不管定期存款是什么形式,都不得突破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规定的上限。中小银行存款利率过高,贷款利率也要更高才能保持一定的息差水平,而高利率贷款客户的资信水平欠佳,会影响银行的资产质量及长期经营发展。

刘银平认为,中小银行未来需要深耕存款管理,强化服务水平,对客户进行分层、精细化管理,提升客户对服务的满意度,通过便民服务来提升客户粘性。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张志伟

作者 admin